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周锐

  来源:娱乐独角兽(yuledujiaoshou)

  这是一个娱乐撒野的时代,任何人、事、物都有可能因为未知的契机被卷进***的中心。公众不关心舆论中心的人到底是谁,如何自处,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野地,可以任意放火,到处撒欢,热闹过后就地分散,互不相欠。

  几天前,有人发现“杭州租房小吴”和“真香”王境泽两位网红出现在了综艺《快乐大本营》的镜头里,这意味着两个因网络KUSO表情包文化走红的素人,登上了主流***,踏上了进入娱乐圈的门槛。而对于部分远离“沙雕流行文化”的群体而言,这两个人相当陌生,只看两人的信息,会觉得两个人从泯然于众到一夜成名的过程里透露着一股莫名其妙。

  这或许是这个时代才有的魔幻走红事件。一个在杭州打工的租房小哥,在民生节目《1818黄金眼》中投诉美发店收费不合理,却因发际线、眉毛和他苦大仇深又极具喜感的表情在网络走红;一个4年前参加《变形记》录制的问题少年,变形结果无人关心,少年在节目中一句打脸的“真香”反而极具生命力的在流行文化中占据一席之地。

  而这类走红案例并不罕见,10月毕业于南京航天航空大学的网友“信小呆”因为获得支付宝全球免单大礼包,成为了网络知名“中国锦鲤”。9月江西一对饲养竹鼠的“华农兄弟”因上传的土味视频走红,两兄弟由于各种花式吃竹鼠的理由成为网友快乐的源泉,一段时间内“吃竹鼠的一百种理由”、“你中暑了”、“你真漂亮”成为网络搞笑段子,华农兄弟成为新晋网红,竹鼠也强势入驻表情包大军。

  更早之前,因为一张吸烟照片而成名的初代素人网红“犀利哥”,言语惊人屡造话题的“凤姐”罗玉凤,一首《我的滑板鞋》红遍中国的庞麦郎……娱乐市场永远无法预知下一个走红的人或事,但这些一夜成名的奇妙故事还将继续发生。一切尚未到达“娱乐至死”的地步,只是在单双大小技巧与后现代解构的语境下,一切皆可娱乐。

  杭州租房小吴走红事件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杭州租房小吴”从民生节目的受害者到半只脚踏进娱乐圈的新晋网红,不过短短两个月的时间。

  8月29日,民生节目《1818黄金眼》更新了新一期节目,“小伙子去理发,提发际线修鬓角清单近4万”,小吴(本名吴正强)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他在杭州某家美容spa店理发进行体验项目之后,店家开出了近4万块的结算价格,折后1万8千元,惊人的收费让小吴报了警,最后这次消费以2500元结算。但事件并没有结束。

  《1818黄金眼》播出这期节目后,网络舆论立刻聚焦到了小吴奇异的发际线与眉毛,搭配他愁云惨淡的皱眉表情,“眉有办法”席卷网络。节目放送的两天内,积累了超过3000万的阅读量,以及7万的转发和评论量,微博KOL与媒体纷纷进行转发。“发际线小吴”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小吴各种表情包迅速出炉,小吴成为了被流量砸中的人,一夜之间红了。

  截至目前,小吴理发的当期节目微博转发评论均超过10万,小吴的微博粉丝则从百位数涨到了如今的37万。不可避免的是,舆论热度对小吴的生活造成了影响,生活里开始有人偷拍他或者要求合影,上班的中介公司电话被网友与媒体打爆,突如其来的热度让小吴有些不知所措。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小吴表示“我只想正正常常地上下班而已”,但热度却因为他的“我知道我长得还可以,但我不会去闯娱乐圈这条路”这句话再次攀升。

  流量砸中了小吴,即便他没有做好准备,但人已经被热度裹挟着向前走了。9月,小吴出现在了浙江本地的脱口秀节目上,表示“娱乐圈不如租房踏实”,但这次综艺首秀被网友视为“真香打脸”的开始。

  节目之后,小吴为家乡电视台、旅游景区拍摄宣传广告、接拍商业广告、开通抖音账号,有了经纪人。10月媒体再次采访小吴,小吴的广告已经覆盖北京地铁站,而通告安排到了11月中旬。

  因一期2分钟左右的节目走红,一个月的热度发酵,小吴已经拥有了一定的流量变现能力。这种极速变现从性价比上看,超过了任何一位流量明星。它给了公众一个预示:单双大小技巧时代,流量的产生没有特定的门槛,甚至不需要专业的渠道。

  真正的问题在于,这股流量能持续多久。从表面上看,小吴的特别之处是他的发际线、眉毛与五官之间形成了奇异喜感,这股喜感被公众舆论放大,成为一种娱乐消遣。

  现在微博已经掀起了一股“论高颜值能不能hold小吴的眉毛与发型”的热潮,网友将小吴的眉毛与发型PS在娱乐圈男明星身上,通过外貌反差获得娱乐效果。小吴的外貌是一个娱乐笑料,但在更新率惊人的单双大小技巧上,有喜感的长相并不算是保障。

  从文化现象看,小吴的走红是一次网络文化的狂欢,它只可能发生在蓬勃的单双大小技巧时代。公众乐于在单双大小技巧上抛却部分社会准则,将家庭出身、职业身份、性别年龄、教育水平等分化因素虚无化,让个体打破固有的阶级语境。

  小吴的表情包简单直接的代表了部分年轻人的情绪表达,它是年轻群体恶搞吐槽、二度创作的撒欢场所,而这个场所并不固定,《还珠格格》《情深深雨蒙蒙》等琼瑶剧、迪士尼的唐老鸭、贱萌的鹦鹉兄弟、沙雕风格的熊猫头等都受到过青睐,撒欢的野地在流动。

  魔幻娱乐圈,谁在造星?

  当小吴成为《快乐大本营》的嘉宾,他的脸出现在荧幕上,网友惊讶之余迅速截图生成表情包,这个人天然的喜感和反差性在大众娱乐市场依然通用,但是公众调侃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大。小吴表示不想进入娱乐圈,但又迅速参加综艺,接拍广告的行为,让“口是心非的小吴”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本质上,公众或许并不相信一个平凡人一夜爆红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但他们乐于“造星”,“造星”背后的动机里并不一定蕴藏爱意,而是情绪的一拥而上,伴随着随机性,公众齐心协力将一个局外人推上浪头,资本则瞄准人潮中的流量红利,迅速狂欢一阵,呐喊出声。浪潮退去后的故事,他们并不关心。

  或许正是由于公众造星的随机性,娱乐圈被抹上了相当的魔幻色彩。今年5月《创造101》中选手王菊、杨超越火得突如其来,一个是略带群嘲色彩的非典型女爱豆,一个是草根废柴开挂逆袭的锦鲤,二人变成了社会舆论的宠儿,甚至衍生出一种文化现象。“你pick王菊/杨超越了吗?”成为那个夏天最热的唯二话题,她们的粉丝也从一小部分的粉丝群体变成各个阶层交错融合的社会组织,他们为她们投票打call,写文案做周边,筹集资金换取投放资源,两位女孩当时的舆论热度无人能敌。

  然而5个月过去了,大众市场等待着爆红之后的少女们能完成真正的价值产出,王菊这个名字却已经被大众市场各类浪潮冲刷得有些模糊;杨超越进入了“火箭少女101”组合,可这个组合的生命力从成立之初就进入了倒数计时。

  “眉办法”小吴、“真香”王境泽等素人网红的出现则让娱乐圈的魔幻色彩显得更加浓厚。素人网红通过吐槽表情包获得流量,省略了普通明星积累作品、资源曝光、粉丝经营等传统打造过程,也区别于流量爱豆通过粉丝经济获得上升渠道的方式。更重要的是,他们仿佛让娱乐圈的门槛变得更加宽阔。一个普通人,不需要拥有传统意义上的外貌优势与演艺实力,只要拥有接触单双大小技巧和内容输出的能力,就有可能得到进入娱乐圈的敲门砖。而这些看似奇妙的故事刚好为单双大小技巧上焦虑的年轻人缓解了心理压力,达到一种安慰效果。

  从小吴的角度来看,或许他最初并不想成为大众关注的对象,但关注带来的流量让他体会到了普通生活没有的便捷。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公众的注意力并不长久,所以在能完成变现的时候努力变现,浪潮退去之后则回归自己的生活。

  这个娱乐撒野的时代,公众消遣着小吴的娱乐价值,小吴又何尝不是在消费公众的商业价值呢?曾经开心过,也就够了。